高雅文化不再曲高和寡 苏州文化娱乐消费成“新宠”?

2015-11-06 09:29 阅读:87

苏州这几年一直是全国的“票仓”,全年票房一度排到全国第九位,成为十强中唯一的地级市。2014年,苏州大市全年票房达5.79亿元,而今年全市前三季度票房就已突破6.65亿,业内人士预测苏城今年全年票房超9亿元不成问题。同为大众文化消费的演唱会市场,苏州交出的答卷也相当亮眼。前有莫文蔚演唱会的零赠票,95%来自市民自掏腰包,票房可喜;后有周杰伦演唱会门票早早售罄,大批粉丝选择加价购买……高雅文化又叫“精英文化”,一直被认为曲高和寡,但苏州的高雅文化市场近几年也滚烫起来。经过市场调查,苏艺从原先的一年十几场演出到2015年的64场演出,场次多了,上座率却不降反升。

苏州文化娱乐消费升温,大众、高雅文化市场受追捧

此前,周杰伦一共来苏州开过两场演唱会,一场是2005年“无与伦比”苏州演唱会,另一场是2013年“超时代”苏州演唱会,虽然周董名声大噪,但两场演出均以亏本收场。特别是2013年在苏州体育中心体育场的“超时代”演唱会,内场整整空了两个区域,看台的上座率也仅六七成。据说,当时周杰伦看到现场空落落的惨状,甚至流下了男儿泪。今年11月7日,周董卷土重来,继续在体育中心开唱,主办方依旧是当年“超时代”的那伙人。还有十几天,演唱会门票便早早售罄,不少粉丝只得从黄牛手上加价300-800元不等,才买到满意的位置。

无独有偶,10月10日才刚落幕的莫文蔚“看看”苏州演唱会,是体育中心体育馆历年演唱会中舞美、灯光设备最好的,演出成本也相当之高。但这并不影响票房的火热,主办方为了遏制以往的“索票”之风,坚守不给赠票。整场演唱会下来,门票的95%都来自苏州市民的自掏腰包。

小野丽莎的巴萨诺瓦爵士乐,相较流行音乐比较小众、市场前景曾不被看好,但小野丽莎去年12月在苏州举行的演唱会却票房、口碑双丰收。同样的,去年在苏艺举办的曲婉婷演唱会,全国不少城市都亏本赚吆喝,但苏州站却供不应求,主办方不得不加座满足粉丝们的胃口。

9月26日,西班牙弗拉门戈舞团首度来苏,苏州站也成为该舞团亚洲巡演中国唯一一站。当天,能容纳1200个座位的艺术中心大剧院座无虚席,苏艺演出公司还提前准备了加座。这一景象,也曾在话剧《两只狗的生活意见》和《无人生还》中上演,95%的上座率让剧方惊叹。“两只狗”曾在2014年、2015年分别在苏州连演21场和15场,作为一出“小剧场话剧”,实属战绩辉煌。

此外,与明星演唱会同为大众文化消费的电影市场,苏州更是表现亮眼。去年,苏州大市范围全年票房达5.79亿元,今年苏州大市前三季度票房便已突破6.65亿元,在此期间,苏州光7月份一个月的票房就破了亿。业内人士预测,今年苏城全年票房突破9亿大关不成问题,增幅较往年同期非常显著。

文化娱乐“土豪式”消费的背后,当年的学生党如今有了消费能力

苏艺演出公司营销总监直言,苏州的高雅文化市场已经逐渐被培养起来了,“早期会有现场观众在演出过程中拍照、接电话大声喧哗,于是我们找工作人员制作了1000多张小纸条在开场前塞给观众,教他们文明观演。新年音乐会上,凡是男士着正装、女士着裙装的观众,我们还会赠送小礼物”。经过几年的培养,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已连续举办了四届话剧艺术节。经过市场调查,2015年苏艺演出公司从原先的仅在4月—7月开幕的艺术节,拉长到了全年,从原先的十多场演出扩展到了一年64场演出。演出场次增加了,苏州观众的上座率不降反升。

面对苏州明星演唱会的火热,苏州盛泽堂负责人分析认为,去年陈奕迅演唱会、今年莫文蔚、周杰伦演唱会市场的火热,都反映了一个问题。苏州是座开放性、包容并蓄的城市,有着2500多年的历史积淀,苏州百姓对文化娱乐消费有着不断增长的需求。带着朋友、家人看一场演唱会,可以重温旧梦、洗涤心灵。如今,苏州演唱会不再单一地以明星演出为主,而是涌现出了诸如湿地公园音乐节、彩虹音乐节、迷笛音乐节等有一定规模和好口碑的品牌演唱会。而随着经济水平的发展,苏州百姓的腰包鼓了,不少苏城粉丝也从当年的“学生党”,变成了如今有消费能力的上班族。

苏州的影市一向是文化娱乐消费的重阵,成绩斐然。苏州金球影业全国市场总监认为,这个全国十强中唯一的地级市,票房井喷的背后,首当其冲的是苏州经济发展水平的逐年攀升,不少市民在工作之余,养成了看电影放松的习惯。茶余饭后聊聊电影,成了不少苏城年轻人热衷的谈资。其次是苏州这几年影院和银幕数量的上涨,2012年苏州市区影院仅14家,三年工夫,如今已达34家,大市范围更是有了75家影院。再者,电影票价越来越亲民,不少网站开设了团购和在线选座功能,购票平台的多样化,价格战的背后实惠的是苏州影迷。

市民追求高端服务业,经济专家称精神产品将越来越受宠

当今,大众的消费文化发展尤为引人关注,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长,对文化形态抱有更多的期望。昨日,苏州大学东吴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表示,从经济学角度来看,人均国民收入5000—10000美元的消费群,还停留在吃住行等普通服务业上,而人均国民收入10000—20000美元的消费主体,则追求更精英、更高端的服务业,而电影、交响乐等精神领域的文化娱乐服务业便是他们青睐的。“苏州的国民收入水平现在就集中在10000—20000美元这个段位。前些年,大家都停留在买车、买房等基本消费,现在慢慢从物质产品往精神产品上靠。在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后,大众才会考虑较高层次的文化需求”。

同时,追求文化需求应当提倡,但倘若大众消费过度娱乐化,久而久之将导致“娱乐疲劳”,便会使人厌倦。这就需要文化单位努力挖掘新的题材意义和丰富内涵,将富有教益的内容与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相结合,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。 

商品已成功加入购物车!